在线教育大变局,巨头操控「割据战」

发布日期:2019-12-02 12:39:06    浏览次数: 3998

照片来源@未播放

温|小冯说

“百花齐放”时代的终结——网络教育,正在进入分离主义巨人的时代。

在过去的五年里,流行的网络教育已经成为资本的宠儿。据first insight的extreme insight统计,2018年教育行业共发生631起融资事件,总金额745亿元,平均每天教育行业发生近2起融资事件。——vipkid、itutorgroup、dada和51talk,这些现实生活中的互动在线英语明星公司,已经筹集了150多亿元。

2019年,移动互联网的奖金消失了,行业集团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循环:营销费用越来越高,用户无法高速增长,利润远未实现,他们继续用预付款烧钱……根据first insight extreme insight的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以来,已有166家教育企业获得融资或媒体宣传但停止运营。

退潮时,你会知道谁在裸泳。在接下来的五年里,谁能继续写传奇?

如果你想为在线教育找到一个分界点,2012年应该算在内。

2012年,网络教育集团itutorgroup获得了祁鸣风险投资公司(Venture Capital)的首轮融资,估计价值1亿美元,开启了中国网络教育的热时代。

尽管早在1998年,29岁的东京大学助理教授杨郑达就创立了itutorgroup并推出了一种现实生活中的在线互动教学模式,而辍学的mi文隽后来加入了她叔叔创立的abc英语组织帮忙,并误入歧途。网络教育的参天大树在那个时代开始发芽。

当然,两者的发展都非常缓慢。正如人工智能、直播等赛马场早已萌芽,网络教育在那个时代仍然缺乏必要的技术基础和广泛的市场教育启蒙。

2013年,智能手机的出现为由itutorgroup发起的资本之火注入了足够的燃料。201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7.25亿部,2013年超过10亿部,此后每年都在高速增长。智能终端的普及使移动互联网一夜之间成为一股巨大的浪潮,席卷并改变了几乎所有的商业形式和人们生活的每个领域。滴滴打车、今日头条、美团和共享自行车等独角兽的疯狂速度和估值也刺激了企业家的在线教育。

更重要的是,硬件、带宽、直播和移动支付等基础设施层面的核心条件终于到位。这些客观上使网络教学体验越来越好,移动网络教育开始突破界限。

从最早的机构集团和沪江网络到家庭作业和vipkid,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雨后春笋般出现。尤其是在2014年,平均每天有2.6家在线教育公司诞生。据说在那段时间,江湖大亨俞洪敏每天都很害怕。

今年也被认为是中国网络教育的第一年。同年,谢幕机构集团还从阿里巴巴等公司获得了近1亿美元的第二轮融资,估计价值5亿美元。它也开始用篮球巨星姚明来代表它的VIP品牌。vipabc迎来了全面的发展。仅在一年后的2015年,itutorgroup成功获得c轮融资2亿美元,估计价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一家在线教育“独角兽”企业。

以2012年为分界点,从0到1亿,网络教育产业已经度过了14年。然而,从10亿到10亿,网络教育产业只花了三年时间。十亿只独角兽的出现意味着这个行业正在蓬勃发展。

与此同时,行业中的黑马开始迅速赶上。

2014年初,米文娟离开abc英语成立了一个在线英语教育机构,并取了一个与vipabc-VIP Kid非常相似的名字。因此,许多用户认为vipkid是vipabc旗下的儿童品牌。无形的广告价值巨大,vipkid很快成名。

与vipabc的一对一在线小班教学、世界各地的外籍教师以及它对成人英语的关注不同,vipkid雇佣北美教师进行一对一在线教学,教4-12岁的中国儿童学习英语。

2016年,vipkid获得1亿美元融资。它的营销策略也相当激进,聘请了流行电影女演员刘涛作为发言人,并开始像火箭一样腾飞。

2017年8月,vipkid高调宣布其前七个月的收入超过20亿元,预计年收入将超过50亿元。这在教育和培训领域几乎是惊人的。四年来,它一直是中国第三大教育公司。

同样在2017年,vipkid第一次超越了itutorgroup,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毒蛇不是唯一的黑马。51talk成立于2011年,以低成本菲律宾外籍教师为特色,仅在几年内就完成了四轮融资。投资者包括实物基金和红杉等。2016年6月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成为中国在线教育在美国的第一份额。然而,从2013年到2017年,51台头戴光环的电视机的收入从2170万元增加到8.5亿元,亏损也从1780万元大幅增加到5.808亿元。

达达成立于2013年,始于上海,是一个在线青年英语平台,其发展模式与vipkid相似。有了孙莉的认可和大胆的营销方法,达达也成了另一匹黑马。

此时,网络教育迎来了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Vipkid、itutorgroup、dada和51talk成为市场上的四大明星公司。在线一对一英语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商业渠道。

Vipkid一直是一个狂野的人,他一直在烧钱扩张,并经常与公共关系活动协调宣布结果。他的投资者也不得不增加资金。随着竞争对手的涌入,网络教育轨道变得非常拥挤,营销成本急剧上升,营销成本仍然居高不下。相反,最初的行业领袖机构集团在这个阶段保持沉默。在完成了2亿美元的c轮融资后,它大大减少了市场投资,并开始开发线下渠道。此后,它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没有在市场上寻求融资。

在此期间,业内有一种广泛的说法,即在线教育所做的不是b或c,而是vc。谁敢烧钱谁就能赢,谁就能最大化规模。

当然,所有这些都将在2019年突然结束。

氪星相关数据显示,在今年暑假的两个月里,网络教育公司的广告总量达到了30-40亿元。许多玩家不顾成本烧钱去抢顾客,并通过极低价格的交通产品来转换顾客。然而,客户变得越来越聪明,转换率下降,导致获得客户的成本越来越高,甚至现金流随时都可能中断。这是网络教育宣传的秘密。

有吃蛋糕的能力,也有消化的能力。除了营销费用,企业还必须承担教师的工资和管理费用,这使得网络教育公司在利润困境中苦苦挣扎。目前市场上流行的一对一商业模式能成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吗?从51台的财务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行业的冰山一角。

中国首家在美国上市的网络教育公司alk尽管市场份额很大,但一直亏损,过去六年累计亏损16亿元,营销支出21亿元。

根据51talk披露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8年,收购客户的成本从1232元增加到4312元。虽然客户的单价逐渐上升到10,000元,但每个活跃用户认可的平均年收入只有3,695元,不足以支付获得客户的成本。

幸运的是,最近情况略有好转,市值也略有上升,超过10亿元人民币。根据51 talk 2019年第二季度最新财务报告,2019年第二季度净销售额为3.534亿元,同比增长约25.4%,净亏损也同比下降60.2%,至2670万元,较上一季度大幅下降,降幅约为55%。这可能是由于51台alk在运营策略上的调整和回归。用创始人的话说,他们更注重教学质量和学生满意度,更注重运营效率的优化和盈利能力的提高。

特别是第二季度51台的营业现金流达到创纪录的9920万元,毛利率同比增长3.9个百分点,达到69.6%。现阶段,提高现金流能力的重要性被放大了。如果遵循这一趋势,51台预计将保持健康增长,并在下半年扭转阴霾。

Vipkid在营销支出方面也面临很大压力。根据媒体的粗略估计,vipkid每次新订单都会损失约20%的收入,这还不包括大量免费课程累积的递延成本。

今年4月,《金融时报》援引投资者的话说,vipkid向客户提供的免费课程数量成为沉重的成本负担。Vipkid使用烧钱来获得高成本客户,但这种方法不能带来回报——为了不断扩大用户规模,必须不断回填漏洞。

当然,好消息是vipkid的新一轮融资似乎终于结束了。尽管融资额远低于预期,但在首都冬季,生存的资本仍然至关重要。

目前,所有一对一的网络英语教育机构都面临着两难境地——以亏损为基础的营销、折扣和免费班级赢得订单,导致教师成本极高,仅依靠预付学费来维持现金流,亏损持续扩大,利润远未实现。

许多教育公司通过补贴接收大量客户。相反,它们形成了规模不经济的连锁反应,导致教育和运营资源的稀释——服务质量下降——满意度下降——以及顾客用脚投票。

教育本质上是一项缓慢的事业。

互联网流量到教育流量的转化率低,转换成本高。兑现流量的如意算盘也落空了,因为用户和付款人不在同一个群体中。

2015年底,百度喝了一口高流量的“教育互联网”汤。百度教育部门希望,以百度教学为代表的教育平台将很快引入巨大的流量,但流量的转变远未达到预期。

2018年1月,百度石川宣布将停止维护该客户,并为知识转型买单。同时,百度以"人工智能教育"为标准,向b探索转型。

另一位交通巨头字节跳动也推出了专注于k12英语教育的gogokid和aikid产品,希望能与集团建立的交通帝国一起迅速抢占互联网教育的制高点。

然而,2019年gogokid解雇了大量员工,其另一个产品aikid在几个月前已经停止运营。

交通可以创造奇迹。头条新闻和喋喋不休是交通时代诞生的“超级物种”。然而,这种奇迹似乎并没有在互联网教育领域完全复制。就像当年yy异想天开的想法一样,很明显很难将娱乐流量转化为教育流量。

百度和今天的头条新闻在网络教育中碰壁,一再表明流量引入不能带来网络教育平台的增长。

网络教育,现在正式告别百花齐放的时代,中小企业大量萎缩和倒闭,龙头企业正在寻求巨人的支持,寻求技术、资本和流通能力,进入分离主义政权的时代。

网络教育独角兽的未来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更多的掌握在巨人手中。

互联网教育明星vipkid、dada和Instituto group分别转向腾讯、美好未来和中国和平。他们背后的黄金所有者是什么?

如前所述,据报道,vipkid获得了新一轮融资,但这一融资经历了曲折。创始人米·金文去年年中来到美国寻求融资。今年4月,一些投资者向英国《金融时报》透露,vipkid正试图筹资5亿美元,并寻求55亿至60亿美元的目标估值。然而,投资者对融资并不十分乐观,并担心公司的高成本。一位前投资者表示:“vipkid商业模式没有多大意义。他们主要通过补贴获得市场规模。”

Vipkid融资历史,从鲸鱼准

日前,据媒体报道,vipkid从老股东那里获得了新一轮1.5亿美元的投资,目标估值为45亿美元,但双方尚未证实这一消息。

2017年8月,腾讯与红杉资本、云峰基金、经纬风险投资共同投资了维客D轮。2018年6月,腾讯和其他投资者从vipkid获得了d轮融资。如果媒体发布的融资信息得到证实,这将是腾讯对vipkid的第三次投资。

腾讯对网络教育有什么看法?

腾讯从2018年开始转向拥抱工业互联网。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唐道生将腾讯教育定位为“数字助理”,并将为个人、学校、教育机构和教育管理部门提供智能连接、智能教学、智能科研等服务。腾讯教育的游戏风格已经正式转向以b为中心的数字能力输出

在高端业务方面,腾讯投资的主题是“连接”。自2014年以来,腾讯已经在教育领域投资了24次。腾讯的教育项目——新东方在线、最佳切词、vipkid、Ape咨询、vip陪练等。都是独角兽公司。

腾讯有两种战略资源:社会交通能力和产品能力。对于在线一对一行业来说,产品能力毫无用处。对vipkid来说,腾讯巨大的流量资源可能更重要,希望降低目前获取客户的高成本。

腾讯有两大社交网站qq和微信,每月用户超过11亿。然而,根据腾讯的投资原则,它奉行赛马制度,所有投资项目都必须支付交通费用。最终流程的转变仍取决于每个家庭,能否在教育领域进行转变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尽管在线一对一的商业模式很明确,但目前的困境仍然是每售出一份订单就失去一份订单。

达达,另一家明星企业,是行业内的后起之秀,但其规模一直未能实现。此前,业内有许多传言称达达将在未来被收购。达达去年1月完成了第三轮1亿美元的投资,战略投资者为美好未来和老虎基金(Tiger Fund)。

然而,在去年暑假之后,据报道他被剥去了假单胞菌,达达变得虚弱,裁员仍在继续。

2019年8月,《晚邮报》报道说,为了美好的未来,达达英语的收购已于7月份完成。交易价格未知,但达达后来用假消息回应。不管承认与否,达达似乎正逐渐从刷账单的风暴中恢复过来。

未来,中国领先的教育公司在美国上市,市值为215亿美元。今后,将在57个城市建立725个教学中心,学生总数为172万人。

面对当时不赚钱的快速增长的一对一商业模式,公司还投资了几个一对一的业务,以便在未来抢占先机,包括达达和海丰教育(Haifeng Education),并成立了vipx本身。然而,从内部赛马机制的结果来看,一对一模式的整体财务绩效较差,管理复杂度高。此外,由于成功地将自己的离线课程转移到在线大班,一对一模式似乎逐渐对未来的进一步投资失去了兴趣。

在过去的几年里,为了实现流量,一个作业、猿指导和学霸军也试图从基于流量的产品切换到在线一对一的直播课程。不幸的是,他们没有成功。

那么,除了一对一主流模式,一对多路径又如何呢?你知道,坚持一对多原则的组织也拥抱了巨人平安。

7月11日,平安中国的子公司平安海外(控股)有限公司及其海外子公司将以资本和资源注入的形式成为战略股东。官方公告:中国平安将把研究院建设成为世界上最专业、最智能、最受欢迎、最全面的在线教育平台。

平安收购了易趣集团,这对于许多人来说并不奇怪。该公司多年来一直沉默寡言,风格保守。近年来,它较少参与烧钱补贴。这可能给中国带来了比其他国家更健康的金融形势,但制约因素也很明显——增长率落后于主流1: 1,导致其失去行业领先地位。三年前品牌名称的改变让消费者不熟悉它的tutorabc和vipjr。品牌认知度不高,推广难度较大。

据知情人士透露,平安早就想进入教育领域。在过去的三年里,平安一直在寻找市场上所有的在线教育公司,并最终选择了itutorgroup。据说,它比其他同行更看重自己的团队和技术能力,其财务模式也优于同行。

与其他一对一的组织不同,itutorgroup坚持认为一对多的在线小班应该成为主流。杨郑达曾经说过:“消费者想要个性化,一对一并不意味着个性化,个性化的小班是兼顾效果和可持续商业模式的产品形式。”然而,父母对是否购买拥有最终决定权。

当然,尴尬之处仍然在于,正如杨郑达所说,即使一对多路线更有效、更具商业可持续性,但这种模式仍然缓慢,因为整个路线都被资本和巨头掌控。在缓慢的教育产业中,如果坚持真的能带来最终的胜利,拥抱巨人与和平,恐怕这是国际贸易组织验证一对多问题到底的最佳选择。

那么,在未来,平安将把这家古老的网络教育公司带往哪里?

平安是中国的综合性金融巨头,目前市值为1.6万亿元。近年来,它逐渐从金融保险向金融科技集团转变。2016年6月底,平安和澳大利亚电信完成了对车房的股份交付,以16亿美元收购了车房47.4%的股权,成为车房的最大股东。两年后,汽车之家被改造了。市值从34亿美元增至109亿美元,累计增长2.2倍以上。

汽车之家的转型之路可能正是平安希望从苹果集团复制的故事。

平安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科技巨人。在过去的十年里,它已经在科学研究和发展方面投资了500多亿元。据了解,平安科技在收购ITU-TORGROUP后,正在进行大量技术授权,将平安科技最新的nlp、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技术引入网络教育领域。

甚至有传言称,平安计划将140万保险代理纳入在线教育产品的销售,这些产品拥有1.8亿的庞大客户群。

当然,保险代理人能否销售教育产品,平安的科技能力能否通过教育领域还有待验证。重要的是要知道这两家公司在话语权方面显然不合适。实现人才、技术和资源的顺利整合不是一天的工作。整合的速度和深度也将对其后续发展产生长期影响。

情况往往如此。即使一个人靠在一棵大树上,想要享受凉爽的空气,这仍然是一个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和经历足够的考验的问题。

至于,新的itutorgroup,能再次焕发生机吗?形单影只的一对多路径,会在接下来的五年继续坚持下去并迎来更多同路者吗?这恐怕真得

广西十一选五 北京快乐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官网 广西快3 贵州快3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